当前位置:首页>平面素材>平面设计>经典电影《盗梦空间》的场景设计竟然是“复制”了谁的绘画理念?

经典电影《盗梦空间》的场景设计竟然是“复制”了谁的绘画理念?

科幻电影一直是呈现和探讨未来建筑空间的类型与可能的平台。从斯坦利·库布里克的《2001漫游太空》、乔治·卢卡斯的《星球大战》、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侏罗纪公园》到詹姆斯·卡梅隆的《泰坦尼克号》,直至沃卓斯基兄弟的《黑客帝国》和彼得·杰克逊的《指环王》,我们看到的都是具有强烈时代特征的想象力。“每个时代的人都有他们对未来的想象,不论是基于对明天的期待还是对现实的恐惧,不同时代的人们总会以其当代的思考基准绘制各自的未来蓝图。因此对未来建筑的探讨恰恰表达了当代的思想方式与特征。”电影是人工创造的产物,而特技效果是展示其非凡之处的显著标志。20世纪末人类的重大科技进步之一,便是在数字技术的大背景下的多媒体技术的产生与迅猛发展。作为多媒体技术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数字技术在电影制作领域中的运用,极大地扩展了电影艺术中被再现和被表现的领域。一是再现空间—银幕图像空间,即展现在观众面前可见的、产生效果的特技空间;二是表现空间—观众的感受空间,即参与叙事的特效空间。数字技术无疑是打开这一隐蔽且具有巨大扩展力和可能性心理时空的钥匙。

电影《盗梦空间》发生梦境坍塌的巴黎街头咖啡店第一,科幻电影中最常见的未来建筑空间,就是对乌托邦式的巨型体量和均质化的城市空间核心的展示。“整个系统的形象是一种高密度、致密编织的城市形态,形成一种连续的容纳万物的结构。”视野里充满着原始森林般的、高密度的、超尺度的、似乎无限延伸的城市建筑。作为人类的栖息地,在电影里我们看到的是人类自我神话的过程。体现着科学的野蛮动力,和对资本的图腾崇拜。电影《第五元素》表达了电影导演吕克·贝松对人类自身欲望的膨胀和对科技资本化发展的恐惧。同样,在影片《盗梦空间》中展示了一种迎合了当代全球消费文化的建筑奇观,即城市建筑以相似的范式进行复制,形成一种空间均质化的倾向,甚至可以像纸质沙盘一样被任意折叠。

电影《第五元素》中穿梭于摩天楼之间的交通工具第二,未来交通方式的变化将极大地改变人类生活状态和城市面貌。就像汽车的出现对当代城市的影响一样。在科幻题材影片中,新的交通工具完全重组了城市空间的层次,遍布城市的空中飞行器加强了观众对影片中超体量建筑的认同感,同时也展示了一种新型的建筑空间布局的可能性。如《第五元素》中的空中交通工具就从六个方向上强化了这一巨大体量城市的真实感。而悬浮在水面上的“失乐园”则直接是现代豪华游轮的未来版。

电影《第五元素》中悬浮在水面上的“失乐园”第三,对工业革命以来人们对科学、机械的崇拜加以检视与批判。“艺术家从依附于机器统治的工业文明和依附于计算机统治的后工业文明中提取出了机械美学作为未来建筑的美学标准。一方面建筑如同一架巨型机械,以机械的齿轮零件组成建筑。另一方面是在机械美学指导下的建筑空间有如下特点:冷峻、金属质感、追求速度感、采用装配式的方法建造。”影片《第五元素》中叫外卖的机械渔船以及主人公居住的集装箱式的住宅,都以具象的场景设计与建筑空间塑造出机械化未来世界的虚拟时空,引领观众走入导演吕克·贝松的未来观。

电影《第五元素》中的机械渔船在超现实主义建筑环境的描写上,《盗梦空间》同样用一种机械式的场景,打破了影像中梦境与现实的距离感,强调梦境与现实的难以分割。导演秉承着对建筑美学的强烈兴趣,打造出工业时代城市的冷酷风貌。如在主角柯布的意识边缘,柯布与妻子建造了各式各样的建筑,既有高楼大厦也有童年的小屋,这里没有其他人,呈现出主角内心世界钢铁森林般的冰冷触感。其中的“建筑冰河”场景,模拟南极冰川的大楼正在崩塌,试图解释人类意识里对记忆的磨灭过程。

电影《盗梦空间》中的“建筑冰河”场景第四,建立在现代基础上的对传统的回归。影片《第五元素》中发生动作最激烈的场景是“歌剧院”。观众随着主角进入剧院的镜头切换,所看到的是一个巴洛克风格的传统欧洲剧院。但当演出开始,观众和剧中人共同看向舞台时,背景上巨大的天体让观众直接穿越了时空认识的边缘,完全沉浸在影片视听效果的愉悦之中。

电影《第五元素》中进入歌剧院静帧在影片《盗梦空间》“梦空间的崩塌”这一场景中,美术设计盖·迪亚斯选择了一个弥漫着浓郁东方气质的日本城堡建筑。在这个场景中,无论从建筑空间格局、装饰纹样还是陈设家具来看,无疑都是传统的。但呈现矩阵式排列的灯饰和建筑结构的横竖相间,则表现出当代建筑的疏离关系和装饰效果。这种视觉上的反差所造成的观众与影片空间的间离效果,正符合了影片本身造梦的意境。

电影《盗梦空间》中“梦空间的崩塌”场景日本城堡建筑静帧第五,无重力的炫耀和不可能空间的尝试。《盗梦空间》有一个设定在走廊里由主角的助手与防御者战斗的场景。导演采用一个无重力的特技效果,将走廊的透视和封闭感展现出来,吸引了许多观众的眼球。随着两人从地面打到天花板,镜头不停旋转,呈现出无重力的奇观,表现出梦境的非现实性。为了表现重力的异常,美术设计盖·迪亚斯真实搭建了特殊的倾斜酒吧和滚动长廊,所有镜头均为镜前特技拍摄,这一特技手段早在《2001太空漫游》中即有所体现。构筑这样一个场景装置,需要建筑学、材料工程学、力学、机械学等学科的支撑。这意味着,传统意义上的场景设计面临着新的机遇。

电影《盗梦空间》对于无重力特技效果的尝试电影场景设计中,梦幻类型的心理空间造型重点在于突出空间造型的不完整性、非现实性以及对心理活动叙述的非连续性。《盗梦空间》在“无限阶梯”场景中所展示的无限循环的阶梯就是潘洛斯阶梯。这种不可能出现在现实世界的物体来自将三维物体描绘于二维平面时出现的错视现象。从上方看潘洛斯阶梯是一个完整的回形结构,随着摄影机移动,发现楼梯是断裂的,这是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的建筑,是梦境不完整性的体现,给观众以十分强烈的视觉刺激和奇观感受。由于无限阶梯场景的复杂性,美术设计师首先通过模型制作,在理论上验证了其真实场景搭建的可能性,再由数字化分镜头设计软件把场景比例、摄影机拍摄角度、表演区的划分依照实景条件制订出方案,再进行实地搭景制作。

电影《盗梦空间》的“无限阶梯”场景虚拟图

电影《盗梦空间》“无限阶梯”场景静帧艺术是使人们认识真理的“谎言”。电影按照生活的逻辑编造出生活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电影对真实感的苛求使得电影制作者的首要任务,便是调动一切艺术与技术的手段,赋予影院观众具有真实感的影像。数字电影作为电影技术的革命和进步,无不服从这一原则。数字技术的出现,不但对摄影机控制方式产生影响,更为影像合成的处理过程带来方便,而这两者现在都已成为主流影视制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普通观众也产生了对更高标准特技效果的期待。电影艺术正在追求卓越视觉品位和努力寻求实现艺术创作的手段之间寻找平衡。

超现实主义画家Maurits Cornelis Escher于1898年在荷兰出生,他痴迷于悖论和“不可能”(视错觉)的图形结构,专门从事木版画和平板画的创作。早期他一直默默无闻,直到20世纪50年代,由于一次重要的画展得到了《时代》杂志的好评,才被大家开始注意并且获得了世界范围的名望。

他工作时经常直接使用平面几何和射影几何的结构,其作品深刻地反映了欧几里得几何学的精髓。这位罕见的鬼才艺术家,其绘画理念深刻影响着现代人的艺术创作,也深深的影响着电影和游戏的创作。甚至电影《盗梦空间》的场景设计理念也“复制”了他的想法(后面我们会看到)。

首先来看看这位鬼才艺术家的自画像吧,是那么的独树一帜!

下面这幅石版画《画廊》是Escher自认为最得意的作品。再看看它下面的那张剧照,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看出了门道?原来是电影《盗梦空间》的场景设计“复制”了Escher的绘画理念,城市街道的变形和去正常化透视的颠覆运用

下面这幅画应该大家再熟悉不过了吧。其实,电影《奇异博士》中的惊艳场景也是对Escher石版画作品《相对论》理念的完美复制。

给TA赞助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助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搜索